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舒晴曼妙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原创作品] 舒晴文集(2018年——)

[复制链接]
61#
发表于 2019-4-20 07:47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一股脑发这么多几个意思?
公园道1号
62#
发表于 2019-4-20 07:49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明月山庄
文学青年小宇宙爆发了
64#
 楼主| 发表于 2019-4-30 06:53 | 只看该作者
微小说三则

典当

我在小城中心,开的典当铺子,越来越萎靡,到了赔钱赚吆喝的份。人挪活树挪死,我决定搬到城乡结合部去——小城最东边。
天助我也,我这瞎猫竟碰到了死耗子,这里是严打的死角治安的大漏洞,四周不仅有几个小赌场,还有闲杂人员的“玩两把”,让我的生意噌噌上涨。
我典当的形式有两种:死当和活当。不管活的死的,不挣钱我是不乐意的。来典当的,啥人都有,所典当的东西,也五花五花八门,包括旧首饰新珠宝,古董家具,也包括智能手机电脑一类的现代工具。我每天哼着小歌,忙并快乐着。
这不,来了位三十岁的女人,要典当第N串项链。这女的是某大款的小五,转正没指望,上位没希望,却还想继续抱这大腿,因为空虚因为无聊,常来这里泄泄窝着的火。项链死当了,没关系,她会朝偶尔来这里的“老公”,发发嗲撒撒娇,三两串项链不成问题。女人啊,就是图这金链子,才绊住了自己阳光下的幸福。
这天,因为和朋友喝多了酒,我早早睡下,快十一点了,有人砸我的铺门,我拖拉着鞋打着哈欠,门一开,一个五十来岁的汉子闯进来,说要当房产证,我看他输红了的眼,就说,当房产证是违法的,他敲着我的桌子说,别误了他翻本的好时辰。再和他讲道理时,他扬言要点了我的铺子,为防不测,我赶紧喊起家人来,连哄带劝把他弄到派出所附近。
我一宿没睡着,听着铺外的动静,生怕他真来把我藏身于火海,那我挣下的钱给谁花呀。还好,一夜无事。


微信控

叮咚(女):孩子哭了,你快去哄哄!
叮咚(男):孩子哭了抱给他娘,你去哄!
叮咚(女):好呀,你又不听话了啊!真不是东西!
叮咚(男):这一回,我就是不听了!我是人,不是东西!记住!
叮咚(女):我呸!你是个渣!快去,孩子随你的姓,你就该多看!
叮咚(男):我不看,你去看,要不你把孩子改成你的姓,我没意见!
叮咚(女):好啊,你还成了个渣了,咱俩离了,你和微信过吧!
叮咚(男):离就离,谁怕谁,这世道谁离了谁也过得很好!怕了你还不成!哎哟,要不是微信把我捆住了,我真想揣你!
叮咚(女):你揣揣试试!好,离就离,早离早安生!你以为我害怕啊!到时候别后悔!哎呀,我被微信绑架了,快来救我!快来救……


多此一“句”

在街上遛达,见王局长也在散步,身边跟着位漂亮美眉,我满脸堆起三层厚的笑:“哎哟,局长也散步啊,啊哈,这是您女儿吧,啊哈,长这么大了,真是快啊,啊哈,眉眼里还真像你,啊哈!”。
美眉依旧嗲嗲地,但王局长的脸有一瞬间的阴。
没走多远,张朋友拽住我说:“你呀你啊,说话也不过过脑子,那女的是准局长夫人!这年头,老少配很平常, 所以说话要三思,不能用老思想看待新事物啊!”
啊!哈!完了,完了,完了,下个月的科长申报是没我的事了!




解了锁的天空


我的爱

我的爱扩长时
是一把美丽的小花伞
我的爱收缩时
是一枚敛心的合欢叶
端坐在夜里默默看星子


我在桥上看风景

暮春里,有些花开始做减法
减去热闹,减去惊艳,减去宴请
只和宁静相伴
初夏了,植物们开始做加法
让茎干欢畅,绿叶可爱,果子嫣然
让庄稼们撒起欢儿长

我在加法和减法间架了座架
赏两岸的树木拂堤
看荷钱欣欣然从水里走出来


解了锁的天空

傍晚了,天空被锁成了黑夜
我只能靠仰望
窥星星看月亮
有时还被寂寞的狗
咬出了一身的恐惧

黎明,“吧嗒”一声打开了锁
天空有了云霞,有了太阳和飞鸟
我不再害怕蹑手蹑脚的寂寞了
随时可听风的消息
随手可摘花叶的笺语


镜子

我有过的乡间生活,是面圆镜子
照出我“汗滴禾下土”的日子
我有着的小城岁月,是把菱形镜子
照出我“逢人只说三分话”的窘迫
两面镜子两两相对
我在向往与怀念的路上徘徊


嘲笑声

那些年的嘲笑声
一阵阵割开我的心,淌着血
那些年的嘲笑声
一次次划伤我的脸,道道血痕
那些年的嘲笑声
一回回抓我裸露的皮肤,留下白印

这些年,偶起的嘲笑声
我喝中药一样,一口气喝下去
再踅进语田里,扶字的苗儿




你的目光,曾是一把锯
不停地锯在我的人格上
我的心下堆起了锯末
还好,我这块木头
终成了薄而韧的木板
好多人在赞美我的木纹时
你的脸色能下场雨






看地图(外三首)

孩子还小时,我在他的卧室贴了两张地图
一张是中国地图,一张是世界地图
后来又加了一张山东地图和一张LW地图
我告诉孩子:中国地图前要热爱
这里有山有水有粮食有安居
有横撇竖捺的汉字,有宫商角徵羽的古曲
这960万平方公里的爱,辽阔又真实
我告诉孩子:世界地图前要清醒理智
别处的菁华要汲取,别处的糟粕要剔除
撒播在960万平方公里上的应是真善美
我告诉孩子:山东地图前要懂得感知
感知15.8万平方公里的蓝天白云鸟语花香
感知这片广袤土地上的五谷丰登礼仪家训
我告诉孩子:LW地图前要学会感恩
这里有爸爸妈妈及祖辈们的疼爱
有幼儿园有小学和中学供你长大
2246平方公里的爱是滴甜蜜


我们家的国庆

我家树上的枣子
红红地在秋风里晃动
如挂出的小红旗
电视里正在播放国庆集锦
我和娘把玉米系成串搭在枣枝上
或绾成大嘟噜蹲在枣树桠上
远望,枣树似秋天里的油画
这是我们家庆祝国庆的方式

平屋上晒着刚收来的粮食
花生白,两个仁三个仁地闲聊
高粱红,一穗穗地散出田野气息
谷子黄,茸茸的穗状撒着欢儿笑
饭棚里,娘煎的眉豆盒子
挓挲着油翅要我尝
煮熟的红薯糯甜,青豆荚清香
各种香气们音符一样绕满了院子
与电视里《祖国颂》的MV正契合


一个37°的国家

纸页是辽阔的疆域
意象文字是柔美的海岸线
我用词语的一兵一卒
排兵布阵,囤田打粮
和各路题材的将帅们握手言欢
和标点符号的侍卫们和睦相处
我们共建一个心灵家园:
人情37°,风俗37°,风景37°
这样才与我所处的国家所融合

纸页里,我用词语的最佳排列
给自己一个37°的语言美境
纸页外,国用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给我一个37°的生活环境
家在文字百花处,国在风景深处
飘过的云朵也带着37°的微笑
随手拉过一片,都是美丽的祝福


称呼祖国之前

称呼祖国之前,我先加“亲爱的”
这三个字多亲啊,像花朵一样
从我小学的课本里就开出来了

称呼祖国之前,我先说“我爱你”
这三个字多好啊,像河水一样
从歌里唱到歌外的我

称呼祖国之前,我先说“你好啊“
这三个字欢喜如鸽,展翅起飞
领我去看山清水秀,去看四处旖旎






65#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16:31 | 只看该作者


我那坍了的半堵墙

小时候,母亲妙好了菜后,会分成五份,我们四个孩子的一样多,她自己的最少。我们卷起母亲摊下的煎饼,就着不多的菜,说着小伙伴们的趣事,吃得喷喷香。那年月,物资贫乏,我不知母亲如何用巧手做出缺油少盐的三餐的,反正我们每天都能吃得饱吃得好吃得高兴。母亲定下的分菜制,使我们少了争吵多了谦让。特别是母亲做的咸鱼炖茄子,还有虾酱炒豆腐,仍美美地印在记忆深处。
中学毕业后,我和母亲累死累活地种着四口人的责任田。那年刨春地的时候,天还有些凉,歇息时,我在暖洋洋的阳光里小睡了一会。午后两点多的饭桌上,意外多了盘薄荷炒鸡蛋,见我惊喜,母亲说趁我在坡里打盹时,在地堰下的河畔掐了一大手绢。闻着满屋子的薄荷香,我为自己的偷懒不好意思起来。按完花生回来或锄地回来,打开暖水瓶,会有糯甜的小米汤,安慰疲倦的我们,那是母亲临上坡前,在装满开水的暖瓶里,放了把小米,方便快捷不说还让人开心。一天早上,我睡眼惺忪地起来,准备着割麦子的农具,母亲要我到饭棚的大锅里看看有什么,我狐疑地揭开锅盖,哇,是粽子!怪不得我闻到一种清香呢,原来母亲一夜少睡,忙着包粽子煮粽子呢。母亲就是这样巧用心思,在吃食上给我小惊喜,安慰着我那颗落榜的心。
母亲不识字,若识字,凭借她剪纸绣花的天性,定是乡间艺术家。也许,我无形中遗传了母亲,才自小对语言敏感。我一直记得,母亲曾用红纸和秫秸穰,做了一对栩栩如生的红蝴蝶, 在一幅国画的两下角翩跹了好多年。当时,母亲有好几次想教给我剪纸,我总感觉剪纸是“下里巴人”,远不如写作“阳春白雪”,就不愿意学。多年后,忽意识到剪纸是来自于民间的一种伟大艺术后,母亲已不在了。
某年,因为一些家务事,婶子与母亲有了嫌隙。正是晒麦时节,婶子在坡顶上晒,我们在坡下晒。不知是出于何种心理,本是大嗓门的婶子,对过往的村里人大呼小叫般地热情打招呼,知心地聊天贴心地拉家常,最后还要来个余音绕梁地大笑,这是在演给我们看,显示她的人缘好。我和母亲忙着堆麦装麦一声不吭,我气不过,嘟囔了一句,母亲轻咳一声,示意我不要说话。谁是是非人,上苍自有公正时。几年后,婶子家陷入了困顿的漩涡,母亲不计前嫌,对求上门来的婶子伸出援手。“谁家也有个难处时,能帮就帮一把。”母亲用这句话摁下了我的愤愤不平。隐忍,使母亲屈辱,大度,更使母亲高尚。
父母是我们和死神之间的一堵墙,“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我生命的墙訇然坍了一半,那么猝不及防 ,那么突兀惊愕,自此我不想过清明节,不想过母亲节。如今,我使劲靠近父亲这半堵墙,不是祈祷就是牵挂。看看母亲为我做下的棉袄和鞋垫,轻轻写下《我的理想》:“我终生的理想 / 就是想写一鸿篇巨著 / 让我的母亲坐在第70页上 / 看我假装镇静地 / 走上文学的领奖台。”



青春美文(外一篇)

在图书馆的书架前,面对架上的青春美文读物,我还是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二十来岁时我喜欢读,三十岁时我喜欢读,快四十岁时,还常常读。这几年,却忽地不想读了,如同吃饱了饭,怕胖怕营养过剩。不过,我还是喜欢沿着书脊,看那些迥异鲜明的书名,还别说,有些书名还真是妙趣煽情,让你忍不住抽出来翻翻,特别是在金句频出的目录中,搜罗出打动心怀的,有时也会冲动地想借阅。所以起个好书名好文章名,很重要,常把我这种浅薄的读者忽悠到不理智。
以前读杂志时,特喜欢扉页上那篇小美文,不长,且玲珑,不深邃,却可心。简简单单的一件事,最后晰出几句人生悟语,让人心境悠长。这类鸡汤文有个共同特点,告诉你:凡事要努力,努力了一定会收获;凡是梦想都要坚持,坚持了就一定成功;善良的人一定有好报;平平淡淡才是真……但当你经过诸事后,好多东西都是反的,都是假象。
青春美文是年轻人的兴奋剂,药力过了更让人失望;青春美文是场热情地煽动,热力一过就是一地冷灰;青春美文是场华丽的梦,灯火阑珊后,露重心湿。
而青春美文永远在舞台,一拨一拨地撩动年轻人的心。人生是一个过程,青春是必要的一环,美文是必要的引擎。我不反对我的孩子读青春美文,而我不想读了,没热情读了。


谢谢三本书的陪伴

这个小长假里,我那里也不想去,只想把新购的三本书,细读一下。
《2018年中国年度散文诗》是我喜欢的系列书,喜欢意象迭出的小篇幅,喜欢优中选优的小篇章,喜欢短小精悍的散文诗。年少时,我读不懂散文诗,待我读懂时已是中年。在不懂到懂的瞬间,如电光石火般,让我惊讶于语言的魅力,惊呼于文字里的深邃意境。
“在清晨,所有的树叶,都睁开了眼睛。”“四月相对时,万物成活,天空抽穗长叶。”出世又入世的句子,被我读出了清香+沉香+醇香。
由于装订的不同,一翻开《拔蒲歌》,我竟担心掉起书页来,还好,完全是庸人自扰。沈书枝这个名字,我是在某档音频节目里听到的,特别是她本人那略带地方口音的慢慢讲述,一下子吸引了我,我也记住了她的一本书名《燕子最后飞去了哪里》,此后,我又在某报上看到有人推荐她的新书《拔蒲歌》,就记到了心里。
书里所分的三辑,就很有意思,“红药无人摘”“瓜茄次弟陈”“与君同拔蒲”,分别书写乡下花草,南方吃食,少年心事等。
还有一本是丁立梅的《人间岁月,各自喜悦》。熟知丁立梅的名字,是在前些年的《读者•原创版》上,今年年初,又借阅了她一本散文集后,让我把她从记忆深处拽到了眼前。
“岁月原是一场感恩,感谢生命里的相遇……有缘的,总会再相见,无缘的,纵使相逢也不相识。“我把这句话多读了两遍。
这三本书,是我在当当网书香节时买的,花钱不多,却买到了喜欢。谢谢作者们,谢谢当当网,谢谢三本书的美好陪伴,让我这个小长假少了点苟且,多了点充实。




哦,蔷薇们(外三首)

这么多羞涩的女生
抱着含苞的愿望
努力演算着叶子的习题
认真做着藤条的试卷
经过五月初的数轮选拔
她们先后以红白粉花朵出道
在人间热烈演绎着与众不同


初夏的早晨

初夏的早晨,爱布置小爱好
打碗花开几朵,石竹花开一丛
鸢尾花以蓝色托腮微笑
我一一摁响门铃
把昨夜的快递送达
她们的一声“谢谢”,让我快乐十足

我是信使,专门把初夏的指令
快递到花儿的门前
这不,我来到了海棠花的楼下


春天的爱孙

春老了,落花缤纷里打起鼾来
她的爱孙——初夏蹦蹦跳跳地来了
他哼着小歌,把绿意泼满
他牵着女友的手,把爱意撒满
他要用新理念,开启旅程
他要用新悟性,谱写姻缘
呵,春天的爱孙
像拖秧的瓜,酿着属于自己的甜


偏爱

对初夏,我是极其偏爱的
枝繁叶茂的路上
没有知了聒噪,和炎热的侵扰
更没有蚊蝇的偷袭
空气好得像罐槐花蜜
这个时节,背五言诗最适合
念抒情美文最惬意
回忆那场青涩最应景
撩人心扉的,还是樱桃
红艳艳的像首小情诗,戳中了眷恋
还有,月光下映到白墙上的树影
俨然是幅线装古书上的插画


66#
 楼主| 发表于 2019-5-19 13:37 | 只看该作者

碰词


耐冷

耐冷:指世态炎凉。
一个人必须要耐冷,在世道上混,谁来怜惜你?只要没人想踩死你,你就中彩了。
这也是你反弹上升的好基地。


舍得

要想得,必先舍。
同事A看了一些鸡汤杂志后,和我谈体会。“舍得,舍得,不舍,哪有得?要想得到啥,就得先付出啥。”我对她的通透看法连连点头。
渐渐地,或是更早时,她在工作中得到了好多好多好处,当然也舍掉了好多好多人生底线。原来,她的“舍得”是如此格式。
我眼里的“舍得”,是虔诚的打磨与等待,她眼里的“舍得,是用可交换的一切去换一个机会。


金星

“那金星最亮,傍晚出现中长庚,清晨出现叫启明。”这让我长知识了。
哦,金星是本名吧,启明是学名吧,长庚是笔名喽,最好是再来个网名哟。


报纸

有位名人说过,报纸的生命只有一天。
又有人说:“报纸是一首隐形的诗。”
我感觉,报纸是一次性用品,翻完了也就没用了。随手一放,只等收废品的上门了。
与报纸同命运的还有,花里胡哨的杂志们。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已是海子的招牌了。犹如戴望舒的“雨巷”。犹如顾城的“黑夜”。犹如史铁生的“地坛”。
也好,能混出个醒目标签来的,不是简单人物。


阴影面积

在小学时,常求扇形,圆形及半圆形的阴影面积,只要记住公式了,就不难。
“求他们的心理阴影面积”,这个面积可不好求,一是没公式啊,二是牵扯到人的性格经历,背景学历等诸多因素。


练习生

据说,1个偶像的背后,有1000个练习生的牺牲。
哪个圈子不是这样?书画圈不是?文学圈不是?体育圈不是?
定个梦想很容易,可要成事就不是易事了。虽然都在那1000人内,还是有人前赴后继,飞蛾扑火。


抵押

一出生,我们就向上苍抵押了小命。
不把苦吃完,不把罪受够,不把困厄熬完,上苍不是放过的。当你完满地交差时,就到了人间的对面。



眉高眼低

无论多成功的人,未成名前,无不看尽了世人的眉高眼低。
眉高眼低是撑开胸怀的媒介,也是奋争的契机。
你眼里的英雄,可能是某些人眼里的阶下囚。


好人

世界上有两种好人,一是陪男人过苦日子的女人,二是陪女人过好日子的男人。
生活的真相往往大跌眼镜的:一是小三小四小五小六,轮流来攻陷“爱情的坟墓”,这坟墓是豪宅,豪宅前有数辆豪车。二是摇摇欲坠的糟糠妻,要么早早下岗,要么忍气吞声,要么斗智斗勇自强自立,以其治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知道分子

田某某,有句口头禅“我知道……”“我知道……”。有人半开玩笑说,你别叫田某某了,叫田知道吧。
知道分子爱聒噪,知识分子常沉默。


翅膀

“没有翅膀的孩子,更要拼命奔跑。”翅膀是家境是人脉是社会资源,是出生时含着的金汤匙。没有翅膀,活得卑微又迷茫,艰难又辛酸。
起点不同,见识不同,出路大相径庭。若不用努力长出翅膀,一辈子也加入不了鸟群。


小标题

伊蕾说:“长诗中间应当有出气孔,要么分出几个小标题,要么用1.2.3.……隔开,不然读起来觉得累。”
追梦路上,也需要小标题,或虚度几天,或疯玩几日,或是转移一下精力,到别的爱好里看看。


520

去年五月初,在采风的车里,我们几个说起520来,M同学却不屑地抢白说:“多大年纪了,还520?”我们几个更噤声了,知道她很清高,不想与其辩解。何必呢,说说而已,我们又不是体验者。520是个公共话题,聊聊又何妨,我们的下一代正年轻啊。
她是事业单位的,带着某种优越感,实施着职业歧视。


张枣

张枣,著名诗人,学者,和诗歌翻译家。这名字起得特不俗。
特不俗的还有他的代表作《镜中人》,“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用“枣”字起个笔名,肯定特帅!


丝路花雨

小时候,有位在邮政局工作的亲戚,给了我们好多印质很好的过期画刊,母亲用来剪鞋样。我常在一旁看里面的图,虽不懂,却记下了“敦煌”丝路花雨”等。
长大后,才忽然明白,那是关于敦煌的的画刊啊,真想倒退回去,收藏起来。
“丝路花雨”这个词,一直诗意地揣在我心底。
有些艺术,会在某个地方某个时刻,一下子敲醒你的沉睡。


时间

“为了时间,人们发明了日历和钟表。”
我觉得,钟表是缸,日历是瓮。从缸里一小杯一小杯地接,接完24杯,一天就过完了;从瓮里一瓢一瓢地舀,舀够365瓢,一年就过去了。


讨生活

人生在世,忙忙碌碌,来来往往,争争抢抢,无非是讨生活。
先是讨物质的生活,后是讨精神的生活,最后是讨灵魂的生活。过了温饱线,人想出名的愿望特别强烈,想留史册的也很多。


四大美女

古代的四大美女,我就不重复了。
据说,民国的四大美女,是“推窗,闭门,开嗓,亮相”。推窗——林徽因,写过《窗子以外》;闭门——陆小曼,为了亡故的徐大才子;开嗓——周旋,一曲《夜上海》,惊艳了多少年;亮相——阮玲玉,出演《挂名夫妻》的苦命人。
如果评选当今四大美女,可一定要长好眼,说不定都是人造美女呢。


狠角色

《美女都是狠角色》,这本书我没看。不过,从这几年的宫斗剧里来看,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狠角色有两种,一种是对别人狠,能害就害,能杀就杀,她自己到头来也很惨,却也应验了“出来混早晚都是要还的”这句话;另一种是对自己狠,文行武行地练本事,情商加智商地独当一面,混出来就是“白骨精”。


礼物

“才华,是上帝给人的礼物。”礼物本有多种样式,而世人眼里的礼物,唯有钞票、包包和权欲。
“因境必然携裹着给你的礼物。”这礼物就是领悟,及又看透一层的人性。




我的理想(外三首)

我终生的理想
就是想写一鸿篇巨著

让我的娘坐在第70页上
看我假装镇静地
走上文学的领奖台


一颗糖

某年,初夏时节
有人送我一颗糖
我珍惜着,收藏着
看一回,心里就甜一回
想一次,喜悦就廷长三寸

最后,那颗糖自己化了

如今,再想起来
还有甜滋味,绕心尖
仿佛,在前世


慢镜头

那天,上小学三年级的儿子
一放学回来,气喘吁吁地
却把我摁在沙发上,让我坐好
他自己用阳台穿过卧室的距离
张开双臂,一边慢跑
一边轻轻地喊:“妈——妈——”
我立刻张开双臂,迎接一只快乐的小鸟
然后,屋里泛起串串水花,有大有小
“儿子,你这是从电视里学来的吧?”
他使劲趴在我怀里,笑着不说话
我们又如此这般地演绎了两遍
才乐颠颠地吃午饭


我的价值

儿子放假回来,和我闲聊
说前些天他的同学失恋了
约儿子出来倾诉
我能想象得到,两个刚成人的男孩
于僻静处,一边喝饮料,一边推心置腹
在解析人类的难题——爱情
“我就把你教给我的话,说给他听了。”
听了儿子的话,我竟自豪起来
看了好多言情小说的我,没整明白爱情
写好许多哲理小文的我,没弄懂世事
只是平时和儿子聊一聊此类话题
竟然发挥了作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634-5627999|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号

GMT+8, 2019-5-24 11: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