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在线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1029|回复: 4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原创作品] 别问我是谁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4-11 05:2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凤城画屏

暮春里,和风如细软,撒满了嬴牟大地。受了恩惠的凤城,也慷慨地展开了风景画屏。
某街两侧的石楠,新窜出的嫩红叶片,流苏一样披在两肩。近赏,她眼眸清澈,装束优雅;远望,她温婉娴静,舒展如童话。风来时,流苏飘拂,裙摆飘逸,竟多了三分佻达,风停时,额前的一缕乱发,让她有几分烟视媚行。阳光下的石楠,最牵人心了,你看,她的喃喃私语,如薄薄的轻音乐痒过耳边。她浅浅的笑意,如一弯细虹影;傍晚里,她托起的月色,似一幅禅画。清晨间,她捧起的星语,如丝丝清渺回音。
某小区外的美人梅,早把三月笑弯了腰,又把四月乐得直拍手。她和桃花应是表姐妹们吧,不然眉眼咋那么像,连在风里蹙眉的表情都相似。她的花枝朝霞般激越着人心,她的花朵粘糖一样粘着人的视线。成树的花驿动着人的心湖,成片的花醒目着人的心海。
紫叶李在某公司外,以高规格的礼仪,向来访者莞尔一笑,簌簌的语瓣铺了一地。落落大方的举止如大家闺秀,不卑不亢的解答有职场白领的干练。她们接人待物游刃有余,她们一颦一笑分寸恰好。我艳羡地在不远处投去钦佩目光,要经怎样的尘世历练才有如此风韵?要经怎样的书香浸染才有如此涵蕴?
公园里的海棠,先如眉间红痣,后如腮前羞涩,衬出一方妩媚的迷醉。这边有人慢吟道:“枝间新绿一重重,小蕾深藏数点红。”那边有人接道“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风。”一位中学生接过来:“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呵,她也追过那个赵式肥皂剧吧。
哦,是碧桃。是白的干净的碧桃,是红的心惊的碧桃,把长长廊亭扮靓。楚楚动人的白色碧桃美得有些虚幻,轻碰,犹如筝上流出的清响,月色笼罩下,她的朦胧剪影,让人不知今昔何昔。惹人怜惜的红色碧桃,三分雅致七分幽深,大有“蓦然回首”的销魂感觉。我竟想在此做个儒雅书生 ,与其诗画相偕,共看窗前星,齐听阶前雨了。
这一大片二月兰,如蓝绸铺出S形,弯弯绕绕的富有艺术美感,绕绕弯弯地似曲径通幽。这是晴朗天空落下的蓝羽吧,或是哪位大师忘下的优秀画作吧。“吱呀”一声,一枚骨朵打开了小木门,和众姐妹跳当下神曲《咖喱咖喱》,萌萌地动作引来更多的“吱呀”声。我用手机拍下这一热舞场面,要设置成微信提示音。
最是那连翘花,赢得了画屏比赛的冠军了,直把W河两岸染成了金黄,缠绵悱恻般地,搬出了所有的尽兴。这是一群俊鸟啊,啁啁啾啾嘁嘁喳喳,要和宫商角徵羽吧;这是一群阳光的诺言吧,不然能炼出这么多金子的颜色?
随着四月的橐橐声,我慢慢看凤城的绚丽多姿的画屏。空气芬芳,四月荡漾,噢,在城郊经营苗圃的老乡,让木笔花把邀请函快递到我手上了。







别问我是谁

我不算漂亮,却经看耐看,不能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却能赢得99.99%的回头率。一身墨绿的职业装,在职场游刃有余;一身粉红裙,在情场万千宠爱;偶尔的一身浅白休闲服,也足以百媚丛生。
刚毕业的小伙,有才气有英气有豪气,就是没有背景的人气,找工作费尽周折,见够了白眼识够了黑脸,一身保安服下的骨气,渐渐耗去。我像心疼小弟弟一样,让他在几张彩票里,赢了二十六万,从此他意气风发,从此他踌躇满志,从此他顺风顺水,从不待见他的女孩子们,一小拔一小拔地涌过来,想和他百年好和。还好,他没挑花眼迷乱了心,和一个低眉顺眼的农家女孩,过起了俗家日子。
正当我为自己的善意之举而乐时,我忽被一个有权势的中年人,成捆成捆地扒拉到闲置的别墅里,我以床形而眠,以沙发形而坐,以墙状而立。我想逃出来,无奈门和窗都上了密码,我识破不了,我想喊救命,他们就堵住我的嘴。不知过了多少年,我被一群穿特殊制服的人给解救了出来。站到了太阳下,我都不敢睁眼,走在人海中,我都不敢大声说话,我和这个社会都脱节了。
一个指甲缝里都是黑泥的工头,被同行挤兑使坏,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大神设卡收费,被说不清来路的人刁难挨打,为了一个重工伤,被对方的老娘老爹老婆折腾得焦头烂额。唉,套用当年刘氏那句名言,农民兄弟混口饭吃很难,组织起一帮乡亲来更难,能闯出一条路子来难上加难,有所成就是难于上青天了。我决定帮帮他——一个工程下来,我把他从贫穷拽到了小康,他大把大把地攥着我,眼泪鼻涕抹了我一身。渐渐地,我竟闻到了他身上的异味:别的女人的香水味,赌桌上的臭脚丫子味,和他老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战火味。唉,我是福音呢,还是祸害?
噢,别问我是谁?我能让人上天堂,也能让人地狱。有人为我富得流油,有人为我常卖血,有人有我乐得处处嘚瑟,有人无我穷得叮当乱响。我比有些人的爹娘都亲,我比有些人的老婆孩子都可靠。有人骂我有人宠我有人盼我有人想念我,就是没有人好好理解我。有了我,鬼都会推磨,没了我,人都能变恶狼。我能让人对簿公演,能让人丧心病狂。其实,我也是爹妈的乖乖女,也想找个好人嫁了,然后相夫教子,做个守法的好公民,平时上上班忙忙家务做做面膜和瑜伽。我想做个大众眼里的好女贤妻,父母的小棉袄爱人的掌心宝,孩子眼里的好妈咪。我不想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不想卷入黑市和绯闻,不想有贼眉鼠眼的面相。
唉,别问我是谁。我是经久不衰的礼物,最早时,我被装进烟盒里,装作点点烟的工夫,就发生了身份的转换。后来,我成了超市里的购物卡,会所里的贵宾卡,两人握握手就成交了。现在呢,我是微信群里的大吉大利的红包,叮咚一声就能搬家就能让人笑逐颜开。有人戏称我是灰色收入,灰色就灰色吧,买了肉吃照样香,买成贵衣服穿更显身段。我有时也是某些群体不明就里的隐形收入,这不,某城的创城奖金发下来了,相关机关人员们逞递式受益,而冒着酷暑拔草整枝的一线人员,连块冰糕的影子都没见着。有牢骚,没关系,谁让你是弱势群体,不想干了,好啊,你走了立马就有人来干。这年头,最缺的就是生存岗位。
真的,真的,别问我是谁了。如果你真想打破砂锅问到底,我只能和你说我的昵称:毛毛。再向你透露一点,世人表示我的经典动作就是:拇指与食指用力捻几下。

公园道1号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9-4-12 13:29 | 只看该作者
谢谢谢谢!

问好!
5#
发表于 2019-4-13 11:21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好文章,拜读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电话:0634-5627999|莱芜在线 ( 鲁ICP备15020683号

GMT+8, 2019-6-20 10: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博聚网